2018年3月

原标题:销往150国,这家中企却被美国挡住

[环球时报记者 赵觉珵]美国政府近期以“不公平贸易行为”指责中国并举起贸易大棒,但实际情况是,美国正在用不公平手段对待中国的高科技企业。“同方威视的安检产品销往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唯独在美国的销售量几乎微乎其微”,同方威视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王卫东30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直以来,中国的民航安检设备都在美国市场遭到不平等待遇。

同方威视是上市公司清华同方的子公司,主要提供安检产品和安全检查解决方案,民用航空领域的安检是该公司主要业务之一。国际行业研究机构IHS去年底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同方威视在爆炸物、武器和违禁品(EWC)探测设备全球市场中以13.6%的份额位居第三,包括荷兰、土耳其、印度等国机场,以及里约奥运会、索契冬奥会等大型活动均采用该公司的安检设备。

但作为一家拥有独立知识产权、技术处于行业一流的公司,同方威视却始终难以打开美国的民航安检市场,仅能为一些酒店、超市提供安检设备。王卫东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与进入欧盟和中国市场一样,民航安检设备供应商如果希望进入美国市场,需要先取得相关机构——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TSA)的认证。“如果某厂家的产品没有获得TSA认证,那么美国民航安检设备买家是不可能采购此厂家的产品的”。王卫东表示,据他了解,近10年来,包括同方威视在内的中国企业一直努力向TSA申请参加测试,但TSA始终没有接受申请,也没有明确的正式的理由。

与对其他中国高科技企业进行严格审查的“借口”一样,TSA也经常以“国家安全”为由阻碍中国进入美国市场。“民航部门的安检属于大众安全,与敏感的国防安全领域是不同的,但美国却将二者混为一谈,都引申为国家安全”,王卫东认为,这种以“国家安全”为名对中国企业严加防范是不合理,也是不公平的。王卫东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事实证明美国的民航安检市场是不对中国企业开放的,这似乎不是一种技术门槛,而是一种“政治门槛”。

“相较于美国的封闭,中国的民航安检领域一直是开放、透明、公平的,中国机场中的安检设备不仅有来自中国造的,也有来自于美国造的,欧洲造的。”王卫东提到。

《环球时报》记者30日在中国民航科学技术研究院下属的中国民用航空安保信息网上查询到,美国Rapiscan公司、德国史密斯公司、意大利启亚(CEIA)公司等多家外国知名安检设备供应商的金属探测门、手持金属探测器等民航安检设备,都通过了中国民用航空局(CAAC)的认证,部分设备也获得中国机场的采购订单。

王卫东补充道,中国的产品在欧盟市场没有遇到美国市场这样的问题,“在欧洲航空安检市场,产品的认证和采购招标都是按照公平明确的规则来,全球各地厂家的中标靠的是优秀的产品技术水平、高质量和公司的综合服务能力。”“相比美国航空安检市场,欧盟与中国一样,是开放的、透明的、公平的,这非常有助于航空安检市场的技术进步和健康发展,长期看也是对全球航空反恐的基本保障”。

王卫东表示,“我们呼吁并期待美国能早日开放市场,公平透明地对待中国企业。”

原标题:独家揭秘中国空间站核心舱

在不久前举行的平昌冬奥会闭幕式上,中国作为2022年冬奥会东道主进行的8分钟表演中,“中国空间站”首次亮相,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2022年北京冬奥会举办,也正是中国空间站建成之时。

今年,是我国载人航天工程“三步走战略”第三步的关键之年。不久前,我们的记者首次走进位于北京和天津的中国空间站研制地,第一次真正接触到这支神秘的研制团队,他们的平均年龄只有35岁。

中国空间站核心舱首次公开

这几天,在天津航天城的这间厂房里,中国空间站核心舱正在做相关的测试工作,这也是中国空间站第一次向我们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空间站系统主任设计师 张昊:这个就是空间站的核心舱,它是空间站的主控舱段,主要对咱们整个空间站的飞行的姿态,还有动力性,还有它的载人环境等等这些进行一个控制。这块是大柱段就看比较粗的,主要是航天员在里面工作和做实验用的。这个细一点的是小柱段,我们在里面布置航天员的睡眠区,还有卫生区,保证航天员的生活和正常的一个居住环境。

中国空间站由一个核心舱和两个实验舱组成,每个舱都重达20吨以上,这种三舱构型可以对接两艘载人飞船、一艘货运飞船。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空间站系统副总设计师 朱光辰:作为神舟飞船来说,它就相当于是一辆轿车。对天宫一号和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来说,它是相当于这个一室一厅的房子。到了空间站呢,它应该是三室两厅带储藏间。

朱光辰,中国空间站副总设计师,1995年加入研制团队。从他进入队伍的那天起,他就知道这是一条艰难的路。当时,16个国家联合研制的国际空间站项目已经启动,并且这个项目拒绝了中国的加入。

朱光辰:(要)建造中国自己的空间站,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就是靠我们自己的努力去奋斗,去创新。国际空间站上是由多个国家联合来完成的这个目标。现在我们要(靠)一个国家的力量,把所有技术在我们空间站上都要实现。

从提出中国人自己的空间站计划的第一天起,朱光辰和空间站团队就做好了开天辟地的准备。第一个航天员杨利伟进入太空,他们花了整整11年时间。此后他们步伐越来越快,2008年,航天员翟志刚迈出了中国人出舱活动的第一步。2016年,景海鹏、陈冬伴随天宫二号,在太空整整遨游33天,再到2017中国第一艘货运飞船“天舟一号”顺利升空,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突破了一系列关键技术,为中国的空间站时代做好了准备。

在空间站研制过程中,舱体多,构型复杂成为设计的首要难题。

朱光辰:各种飞行器不同的组合状态,实际上每一个构型就是一个新的航天器,载人飞船对接上以后,它是一个状态。货运飞船对接又是一个状态。包括力学问题,包括在组装过程中的通信问题,电源的获取,这些都是以前没有遇到过的。

然而在太空中,舱体更将面临失重、辐射和各种意想不到的挑战,连再平常不过的太阳光也成了工程的阻力。为了攻克技术难关,空间站要进行大量实验

张昊:这个核心舱一共布了300多个传感器,测量900多路信号,目的就是为了测量我们这个22吨的一个大家伙,在发射过程当中到底能够承受多大的载荷。

这是太空机械臂第一次展现在记者面前,他的孪生兄弟已经随天宫二号在太空中执行任务。未来,它也是空间站上辅助航天员进行工作的“好帮手”。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空间站系统总体设计师 罗超:现在我们用机械手来抓一下这个水瓶。好,可以看到这个机械手抓这个水瓶,它的这个力是非常柔顺的,不会将这个水瓶抓变形和抓坏。

您可能不会相信,研制这款机械臂的是三个平均年龄不到32岁的小伙子,而更令人惊讶的是,从项目上马,到交付使用他们只用了不到三年。

机械臂操作终端是一个完整精密的系统,容差量只有3毫米,尽管他们没有丝毫怠慢,第一次参加系统级试验测试还是出了问题。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空间站系统总体设计师 刘冬雨:我作为整个项目的技术负责人,当时真的是有些灰心丧气。

瞬间的灰心即刻转化成动力,为了抢时间,三兄弟夜以继日地实验、研究、修正、再实验,终于在2016年5月,按计划完成了机械臂交付验收。

2016年11月9日,机械臂和航天员景海鹏、陈冬一起亮相天宫二号,这也是世界上首次在太空中由航天员直接控制机械臂。

刘冬雨:景海鹏向地面报告,祝贺机械臂,祝贺天宫,感谢北京,握手感觉良好,为我们送了一个大大的祝福。这一时刻我们的这种幸福的感觉是难以言喻的。

在为空间站的梦想奋斗的这几年中,出差、加班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早已稀松平常。在设计师罗超的家里,有几十架纸飞机,他每次出差前都会和5岁的儿子豆豆一起制作一架他们最喜欢的纸飞机,让飞机代替他的陪伴。在等待爸爸的时候,豆豆都会在上面画上爸爸的笑脸和出差的天数,如今纸飞机已经铺满了整个房间。

罗超:有一次我又要出差的时候,我说咱们一块叠纸飞机吧,豆豆。他就说你是不是又要去执行任务了?后来他就说,爸爸,你去吧,豆豆会等你回来的,你的事更重要一些。那一刻我就感觉到他是理解了我的工作了,我的奋斗让我感到很幸福。

正是这样一群朝气蓬勃、勇担责任的年轻人,让中国航天充满了无限的希望与美好的未来。和我们一样,空间站研制团队的每一位成员都期待着2022年中国空间站的首秀,他们要用这份坚韧推动中国航天新时代的到来。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空间站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张峤:我想世界上没有坐享其成的好事,要成功那肯定要奋斗,要幸福那更要奋斗。

朱光辰:作为我们空间站团队来说,我们能够有机会把自己热爱的事业,自己的专长能和一个国家的一项重大工程结合起来,能有机会向全世界展示中国人民的决心意志和力量,这种奋斗,太幸福了!

(央视记者 崔霞 庞静然)

原标题:三天“打工”,两天罢工,法国人为啥这么任性?

法国最近不太安宁。

上周,法国全境数万名火车司机、教师、护士、空中交通管制人员等公共部门从业人员举行了140余场大罢工。

罢工的原因是为了抗议马克龙政府推出的公共服务体系改革。

按照计划,改革将削减12万个公务员职位,从2020年起每年减少财政负担大约45亿欧元,国家铁路公司的一些雇员也会失去提前退休的福利。

于是,被动了奶酪的法国人民忍不了了,纷纷走上街头。

而根据法国国家铁路公司发布的罢工日历,铁路公司员工将从4月开始,持续罢工到6月,每五天罢工两天,上班三天。

法航也决定分别在今天和4月3日、7日举行三场大罢工。

于是,昨天凌晨四点,有网友收到了法航取消航班的消息。

而上周的罢工也导致30%的巴黎航班被取消,国营铁路列车班次只有平日的40%,Intercité城际列车的班次也只有25%。

根据统计,比较过去100年来每个国家的罢工天数,法国位居前十。

但法国媒体认为,这些数据没有将私营部门的罢工天数考虑进去,实际天数应该更多。

或许统计数据不够全面,但名声在外倒是不假。

那么,为啥法国人这么爱罢工?

据《时代》杂志报道,其中一些罢工、抗议活动植根于法国左派驱动的叛乱传统,这一传统起源于法国大革命,历经巴黎公社,掀起五月风暴,并传承至今。

1968年5月至6月,由于欧洲各国经济增长速度放缓导致社会问题丛生,法国爆发了一场学生罢课、工人罢工的群众运动,被称为“五月风暴”。

而此次罢工日期的选择正是为了呼应当年的“五月风暴”。

来自巴黎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研究法国社会和劳工冲突的专家Guy Groux说:

“法国人民和法国的政治文化热爱历史,法国常常像面向未来一样审视过去,以应对当下。”

此外,法国工会的也是罢工背后的推手。

法国是工会数量最多的国家,但是工会会员比例却非常低。

在法国,不到8%的工人属于工会,而欧洲其他地区的平均水平为25%,美国为14%。

更糟糕的是,法国小型工会内部往往是分裂的,各个部门之间会出现错位,管理层在准备裁员时经常忽视他们的存在,并且在谈判开始后对其实施高压。

这一切都增加了罢工的吸引力和效果。

据BBC报道,其实,法国人的生活十分慵懒,每周法定工作时间仅为35个小时,每年有30多天的带薪休假。

一些人表示不解:生活如此美好,为啥还要罢工?

伦敦经济学院研究员LainBegg教授说,法国人经常罢工的一个原因来自“自己人”与“外人”的对抗。他说:

“那些已经有各种劳动保护的工作人员显然渴望维持现状。但是,用尼克松的话来说,还有一群沉默的大多数可能非常欢迎放宽劳动法,因为他们会因此获得更好的工作机会。”

长期以来,法国认为工人必须得到保护,但如果失业发生在一个北非裔青年身上,那么情形可能会完全不同。

对于移民来说,被严格保护的工作遥不可及,他们也会为了自身权益而走上街头。

不过,罢工期间的工资咋整?

一般来说,如果员工加入了工会,则由工会发放一部分工资,而如果员工没有加入工会,则按照其与公司单独签订的劳动合同来定。

总之,既然敢打拉锯战,底气是必须有的。

至于这次罢工会带来怎样的结果,外事儿(xjb-waishier)拭目以待。

文/方辰

原标题:独家丨“东北前首富”范日旭刑满遭威胁 知情人称曾被王珉批示严办

本报记者 郝成 长春、北京报道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核实,曾被媒体称为“东北首富”、“隐形豪庄”的范日旭,已服满10年刑期获释。现年67岁的范日旭于2007年被控制,2011年末,吉林省高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欺诈发行债券、虚报注册资本、单位行贿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

记者另从其亲属处了解到,刑满后,范日旭已向最高院递交再审申请书。而其旧部近日发文称,范日旭获释后即遭到他人威胁,其贴出聊天记录显示,有人威胁范日旭再次“获罪”。

吉林省一位要求匿名的办案人员向记者透露,范日旭案缘起其向政府讨债,政府部门因此多次开会讨论对策,而时任省领导王珉作出了关键批示,要求严办,彼时公检法及政府部门均曾有反对声。

来自吉林省及长春市政府部门的人士也证实了上述说法。另据记者调查,虽已过去10年,但由范日旭名下企业为股东的吉林泛亚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泛亚信托”),迄今仍未能完成破产重整,成为多方争夺目标。

据过往报道,范日旭原系长春缝纫机厂工人,后下海前往广州、海南从事地产等,成为上世纪90年代的“东北首富”。他曾为长春市建成当时亚洲最大体育场,也曾应政府要求化解当地债券危机。但进入新世纪以来,范日旭希望政府兑现此前相关承诺时,其与政府关系变僵。

“首富”往事

据报道,范日旭1951年出生于长春市。其初中未毕业即到农村插队,后参军。退伍后,成为吉林缝纫机厂的翻砂工。上世纪80年代末,他向30多个亲友借款2万元,开饭馆、录像厅,后前往广州、海南从事地产行业。

据其友人向媒体回忆,范日旭曾在海南租下民房,改建成别墅后高价转租,此举使其挣到了第一桶金。此后,上世纪90年代初,紧跟股份制改革和企业改制上市潮,范日旭先后成立了海南顺丰、海南农租两家注册资本过亿元的股份制公司。

2008年,投资专家王世渝在其《曾经德隆》一书中这样描述范日旭:“可以称之为2006年以前中国资本市场的第一高手。他过去低调得几乎未被公众所认识,他像一架隐形飞机,平安起飞,平安降落,雁过无痕。”

不过,在上世纪90年代,范日旭被长春市以招商引资“荣归故里”,先后成立泛亚信托、长春长顺体育综合开发集团公司(以下简称“长顺公司”)、吉林白山航空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山公司”)。

1993年6月,长顺公司与长春市体委签订《共同开发长春市体育用地的协议》(以下简称“618协议”)。“618协议”约定:由长顺公司投资开发建设五块用地,建设体育场馆,允许其以滚动开发产生的利润,作为对长春市综合体育馆建设的投入资金。

此即后来一时称为亚洲最大体育场的由来。相关场馆于1998年建成交付使用,但政府并未按照协议兑付其他土地开发承诺。为建场馆投入的4亿多元资金,成为范日旭发展中的资金压力。

此后,虽然长春市政府多次召开“研究长顺公司开发体育用地问题”专题会议,承诺给予长顺公司经济补偿和优惠政策,但未能兑现。但最终,市政府决定所涉土地“20年内不得开发”,至长顺公司等范氏企业资金链紧张状况难以得到缓解。

不过,吉林省政府批准范日旭方面以发行企业债券的方式筹集资金。

2002年,吉林省大面积发生债券兑付危机,波及十几家证券部。省政府秘书长召见范日旭和泛亚信托执行总裁沈中民,双方议定:为防挤兑,泛亚信托重新登记,开展资金信托业务,可将债券债民转为信托客户,先予兑付利息,缓解压力;同时,将建成投入使用的体育馆进行评估入账,并等待长春市政府履行“618协议”,尽快将相关土地交由长顺公司开发。

吉林省政府吉政文(2001)168号《吉林省人民政府关于申请保留吉林泛亚信托投资有限公司的函》上报中国人民银行,已明确表示:“由于长春长顺和白山航空发债资金主要是用于投资长春市体育基础设施建设,长春市政府同意划拨给长春长顺等公司以相应价值的土地做补偿。”

至此,范日旭一方面面临资金压力,但另一方面似乎依然是政府化解问题的帮手。当然,作为帮手,范日旭此时也得到了来自省政府的承诺。

多人指称王珉批示

“范日旭讨债,这个大家都知道。但那时候也都认为可以解决,无非是给他地去开发,但暂时通过允许发债的方式坚持一下。”曾先后在长春市、吉林省政府担任公职的人士告诉记者,随着拖延日久,范日旭的问题似乎变得严峻了起来。

参与办案的一位司法系统人士则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范日旭案发,缘于其曾直接向王珉陈情,希望政府兑现承诺、偿还债务。此后,便有王珉批示严查严办。

“最初办案人员是有明确态度的,认为法律上、情感上、道义上,都无法找出查办的依据来。”上述司法系统人士透露,司法机关曾一度讨论此案未来谁来担责的问题,甚至希望王珉能够“明确办案责任”,但未能如愿。

而近日,由范日旭旧部贴出的一份举报信则称,彼时王珉已经安排利益相关方,直接与范日旭对话,并索要上市公司和泛亚信托控制权。

2007年10月25日,范日旭以涉嫌犯挪用资金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9日,因涉嫌犯欺诈发行公司债券、单位行贿罪被逮捕。

2010年8月,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范日旭被以犯合同诈骗罪(无期、罚金100万元)、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八年、罚金40万元)、欺诈发行债券罪(四年、罚金217万元)、虚报注册资本罪(三年)、单位行贿罪(二年)判处无期徒刑,罚金357万元。

判决书中提到,在1999年3月至2001年4月间,范日旭利用白山航空为发债主体,由泛亚信托代理发行,4次发行企业债券,共计1.9亿元人民币,此举被长春市中级法院认定为欺诈发行债券。

辩护律师称,此发行债券行为,获得省政府同意,此外出现在合同诈骗中的相关票据问题,也均系获得政府授意而为,目的在于帮助政府解决兑付危机。也因此,认为上述罪名均不成立,但法院未采纳。

上诉后,2011年末,吉林省高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八年、罚金40万元)、欺诈发行债券罪(二年、罚金217万元)、虚报注册资本罪(二年)、单位行贿罪(二年)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罚金257万元。

二审中,辩护律师仍认为相关指控均不成立,因范日旭及其企业所涉行为,系由政府违约导致资金紧张后进行的自救行为,且相关行为曾获得政府许可,有的更属于政府授意。但这些意见依旧未被采纳。

判决书显示,除范日旭外,另有多名其公司高管获刑,罪名则均在范日旭所涉四项罪名之内。辩护人多为其做无罪辩护,但均未被采纳。

遭遇威胁

因为拥有珍贵、稀少的信托牌照,泛亚信托是范日旭控制的诸多企业中最为值钱的一个。也因此,其破产重整已经进行七年,但却依旧未有结果。范日旭也因此事遭到威胁。

据过往报道,2006年,泛亚信托因严重违法违规经营,由银监会授权吉林银监局责令其停业整顿,由银监会委托东方资产管理公司组成停业整顿工作组。

2010年5月17日,长春市中级法院作出(2010)长民破字第1-1号民事裁定书和第1-1号民事决定书,立案受理了吉林泛亚信托破产案,指定东方资产管理公司长春办事处职员和吉林省金融办职员组成破产管理人。泛亚信托进入破产程序。

记者获得的相关资料显示,泛亚信托的债务总额不到6亿元,主要债权人系银行。而在破产重整过程中,如何继续保存这份珍贵的信托牌照,是多方共识。

但在由谁重整的问题上,争议颇大。截至2017年,已经召开过5次大型会议商讨。此前4次均由法院、破产管理人、债权人、重整意向方、工作组参与。2017年举行的第五次会议则新增了原始股东方(即作为原股东的范日旭名下企业)。

不同于普通企业破产重整,泛亚信托因为系非金融机构,其牌照需经银监会再次审批,而根据银监会《信托公司重新登记内部操作指引》,要求原股东的退出需经过特定程序,即原股东在破产重整中具有表决权。

据参会人员透露,第五次会议上,由政府多个部门组成的工作组提交了一页纸的意见,核心指出泛亚信托重整前期程序有问题,破产管理人做出的诸多决策均因主体即程序问题而无效。

“法院的人直接开骂,认为政府管得太宽了,法院的裁定才是最大;破产管理人则开始说自己多冤;而债权人表示要向上级请示再表态。最后唯一的共识,就是再次申请破产重整延期,思考如何保牌照。”参会人员称。

但记者调查核实,泛亚信托进入破产重整以来,国内曾有上百家机构前往吉林表示愿意参与重整,但均被阻拦。

想来的来不了,但却有企业早已进入。参会人员与知情人均证实,早在2013年前后,吉林省金融办就已经与亿利资源集团公司签订框架协议,此后债权人也陆续收到来自亿利资源集团公司的保证金,此后亿利方面即参与到重整中,并出席重整会议。

挡在门外的意向重整方,成为异议者。范日旭旧部作为原出资方、股东,也表示愿意参与到重整中——如果比照亿利方面的重整计划,只需要清偿不到6亿元的债务,即可获得价值几十亿甚至百亿元的泛亚信托,当然前提是顺利实现“保牌”。

这个巨大的利益仍在争夺中。范日旭旧部贴出公开举报信称,亿利方面人士向范日旭方面传话称,如果不在已有的重整计划上表示同意,则其将面临“一个失去,两个可能得到:即,法院强制裁定批准重整计划,范总失去亿利资源集团对他的经济补偿。得到左总向其追诉2.26亿债务。得到涉嫌伪造公章、合同诈骗的司法诉讼。”

不过,法院强制裁定批准重整计划,则有可能导致后期保牌遇到巨大风险,这是各方都明白的一点。“泛亚信托破产管理人、长春中级人民法院破产庭法官曾多次劝说范日旭‘你唯有支持亿利重整、重整不成即告破产’。这是我们很不理解的。”泛亚信托股东方人士称。

原标题:人社部发文上调居民养老金,65岁以上老年参保人将享政策倾斜

新京报快讯(记者吴为)3月29日,人社部公布了该部与财政部近日联合印发的《关于建立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确定和基础养老金正常调整机制的指导意见》。在“完善待遇确定机制”方面,文件明确提出,对65岁及以上参保城乡老年居民予以适当倾斜。

对于我国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此次意见明确,其待遇由基础养老金和个人账户养老金构成。基础养老金由中央和地方确定标准并全额支付给符合领取条件的参保人;个人账户养老金由个人账户全部储存额除以计发系数确定。

中央根据全国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财力状况等因素,合理确定全国基础养老金最低标准。地方应当根据当地实际提高基础养老金标准,对65岁及以上参保城乡老年居民予以适当倾斜。

“考虑到到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制度建立时间不长,部分年龄较大的老年居民没有缴费或缴费年限不长,无个人账户养老金或金额较低,但他们过去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人社部相关负责人表示。

此外,引导激励符合条件的城乡居民早参保、多缴费,增加个人账户资金积累,优化养老保险待遇结构,提高待遇水平。对长期缴费、超过最低缴费年限的,应适当加发年限基础养老金。各地提高基础养老金和加发年限基础养老金标准所需资金由地方负担。

“个人账户储存额由个人缴费、集体补助、政府补贴和投资收益等构成,缴费、补助、补贴、投资收益越多,个人账户养老金水平越高,个人账户基金支付能力越强。”人社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地方应对长期缴费、超过最低缴费年限的,应适当加发年限基础养老金,这是从待遇“出口端”激励个人长期缴费。